除了尚不能精准识别双胞胎,“刷脸”支付已经具备大规模商用的能力啦

 信誉101联系客服     |      2019-04-12 11:13

责任编辑:张国帅

  除了两大支付巨头,刷脸赛道上还有京东金融和银联。不过由于市场份额相比较小,“圈地”运动上以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为主。“(刷脸支付)这个点太小了,没统计过这方面数据。”京东金融公关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大规模商用要来了?

  自人脸识别成功在智能手机市场实现大规模商用后,“刷脸”支付的布局也紧随其后。

  “商户接入的详细数据我不能说。”徐周兵对记者表示,“现在市场非常胶着,刷脸支付处于快速发展期。”

  3.15晚会上爆出的银联闪付隔空盗刷事件仍记忆犹新,对用户而言,刷脸消费的确省去了手机支付及排队结账等环节,不过这对其要配套足够硬的安全技术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会不会遭“换脸”盗刷?这要看刷脸技术的防伪辨别能力。

  “关于订单情况,京东方面我们预计2019年全面出货达20万台左右,微信方面预计2019年出货200万台左右。”王行透露。

  而作为刷脸支付的入口,以人脸识别为主要应用的3D摄像头厂商也加入到了这场角逐。

  有业内人士预测,2019年随着AI技术的不断成熟,以“刷脸”支付为代表的生物支付将成为主流,并有望在实体店里迎来大规模商用,不带手机出门,“靠脸吃饭”的时代或许不远了。

  另一边,微信刷脸支付也已经在全国几百家商户落地。一二线城市的商超,如家乐福、步步高、天虹、百佳、潍坊百货、利群超市等,均可以在微信智能收银设备上使用刷脸支付,快速完成购物。2019年3月,微信推出了刷脸支付产品“青蛙”。

  “2019年我们会在零售、餐饮、服饰美妆、医疗、酒店景区等更多场景结合微信生态的产品能力,落地刷脸支付。”微信支付团队对记者表示,“进入2019年,刷脸支付已经是微信体系中,日趋成熟的支付产品。把一些与刷脸支付相关的产品能力开放给生态的合作伙伴。2019年通过刷脸合作的开放平台,向硬件合作伙伴开放刷脸支付接口和免费提供摄像头集成,助力各行业的刷脸支付应用。同时,针对行业生态的服务商提供刷脸支付的奖励政策,结合营销活动,共同推进微信刷脸支付的发展。”

  巨头先后进场

  据了解,目前,人脸识别技术已经在“互联网+政务”领域得到了广泛应用,超过100个城市的用户通过支付宝刷脸完成身份验证。

  蚂里奥首席产品官张兼对记者表示,“人脸识别一开始以传统的2D图像为主,这两年发展到是2D图像加3D结构光融合,以及现在还加上了红外识别的技术,进一步增强了摄像头的防伪辨别能力。”用户资产安全的现状,某种程度上也在倒逼着刷脸产品的快速迭代创新。

  冼嘉琪

  据了解,目前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刷脸技术具备金融级的安全性。与市面上众多采用2D人脸识别技术的应用不同,现在“刷脸支付”采用的是3D人脸识别技术。在进行人脸识别前,3D人脸识别技术会通过软硬件结合的方式进行活体检测,来判断采集到的人脸是否是照片、视频或者软件模拟生成的。相较于2D人脸识别技术,能更有效地避免各种人脸伪造带来的身份冒用情况,也不容易受到姿态、光照、表情等因素的影响,识别率更高。

  根据蚂蚁金服公布的数据,2018年“双11”订单中,消费者在移动端运用刷脸和指纹支付已经超过了60%,“这意味着已经成为了一种主流的支付方式,所以(刷脸支付)这个在线下店的铺设一定会越来越快。”徐周兵说。

  前瞻产业研究院人脸识别行业发展现状报告显示,人脸识别具有非接触、友好、直接、快速、外延性广等特点,预计未来一段时间人脸识别市场规模将保持20%左右的增速,到2022年,全球人脸识别市场规模将达75.95亿美元,其应用领域从最开始的门禁/考勤领域,延展至金融、安防反恐、教育、社交娱乐、设备、门禁/考勤、交通、智能商业等领域。

  以华捷艾米为例,“两年来,在摄像头的技术上我们目前就已经做了5次升级。一开始是工程优化,风扇散热改进到自然散热;然后是工业设计优化(外观),精准度提升,提升色彩饱和度;还有是光学器件迭代,从体积变小了和支持室外,到发光效率提升;以及自研芯片的迭代。”华捷艾米合伙人王行对记者介绍,“芯片集成所有自研算法,内置低功耗、灵活的视觉处理加速器,满足客户智能电子产品差异化、图像质量及性能要求的同时,其高集成度的硬件设计可以大幅降低系统成本。”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应用经济学博士后盘和林认为,刷脸支付比密码支付更安全更便捷,随着门槛的进一步降低,刷脸支付或在未来3年内呈现爆发式的增长。

  2017年9月1日,支付宝实现全球首次刷脸支付的商用,在肯德基的KPro餐厅上线刷脸支付,紧接着,这个名单里先后加入了江西省人民医院、卜蜂莲花、红旗连锁、张仲景大药房等。根据蚂蚁金服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年底,全国100多个城市超过300家肯德基已经支持刷脸支付。

  蜻蜓是支付宝在2018年年底推出的一款“刷脸”支付产品,摆放在收银台上,顾客在付款时先输入手机号码,然后面对摄像头进行人脸识别,几秒钟便可成功支付。作为目前人脸识别技术最广泛的一种应用方式,“刷脸”支付逐渐在全国多地落地商用,零售、餐饮、医疗等大型商业场景中,已经出现了有“刷脸”功能的自助收银机的身影。

  “尽管人脸识别已经有较多的应用场景,但刷脸支付迟迟未能投入商用,难点在于支付环节的应用安全性要求更高、线下场景比线上场景更为复杂,以及公开环境、公共设备的挑战更大。”蚂蚁金服公关负责人徐周兵解释道。

  由于苹果和微软的3D视觉技术封闭于自身的产品体系,在安卓阵营中,国内3D视觉解决方案商得以把握时机,并在消费级领域里冲出两大主力军,北有华捷艾米,南有奥比中光。

  不断升级的摄像头

  3月21日,一套可应用于“刷脸”支付的3D人脸感知摄像头模组在2019第十二届中国商业信息化行业大会上发布,发布者为蚂蚁金服线下人脸感知合作品牌商蚂里奥,据悉,这套摄像头模组将有可能会应用到支付宝接下来的蜻蜓产品中。

  从头部支付合作商方面看,两者旗鼓相当。华捷艾米拿下了微信支付和京东金融,奥比中光则是支付宝和银联。

  除了尚不能精准识别双胞胎,“刷脸”支付已经具备大规模商用的能力啦

  徐周兵说:“不仅是在肯德基,在药店、超市、便利店等众多的线下零售场景,全国上百个城市的超过百万消费者已经率先体验了支付宝刷脸支付的便捷。刷脸支付大幅提高了这些门店的经营效率和消费者的消费体验。在经过这些经验累积之后,我们认为刷脸支付已经具备了大规模商用的能力。”

  不过,张兼坦言,即便目前的人脸识别技术不断迭代升级,但还做不到能准确的识别出双胞胎。

  徐周兵表示:“增加输入手机号环节是为了让整个刷脸过程更安全,未来我们会通过技术升级的方式,让用户在安全性不降低的前提下,减少甚至不输入手机号,即可完成刷脸认证。”

  此外,传统2D人脸识别由于无法记录脸部的深度信息,因此2D人脸数据并不完整,这也就给了虚假照片、视频或人脸硅胶面套的可乘之机。而3D传感摄像头进行人脸识别时,内置的点阵投影仪可投射出3万多个肉眼不可见的红外点到用户的脸部,进而在颜色、纹理、深度等方面的数据更丰富,安全性和精准性更高,识别速度更快。